遊香港長洲島 此心安處是吾鄉

<【前言】

被海包圍的島嶼,出是海,入是海。

這裏的居民晨早六點就眯著眼,拿著包裝三文治和飲品,匆匆忙忙地從小島各方趕往碼頭。

嗚——嗚————低沉的船鳴,喚不起靠在膠凳上的上班族,轟轟隆隆的發動機聲音更成為了有節奏的安眠曲,這麼多年,都是伴隨著它還有來自大海起此彼伏的搖晃,安睡一刻。

因為他們知道,等到下船,是另一個現實世界,大都市的高樓大廈,匆忙的步伐,累人的工作。

傍晚擁擠著搭上輪船,盼望回到家吃上便飯,未等落坐,已是入黑時分。

於是小島原住民的生活,從晚上七八點開始。

\

22年前,我四歲,第一次跟媽媽到香港探親,三個月的時間裏面,除了呆在旺角外婆家裏,往窗外數有紅有綠的汽車、在街心公園裏滑滑梯外,就是乘坐嗚嗚船到長洲島阿姨家看海。

四歲的時光並沒有留給我太多的回憶,記也記不住。只是看到老照片裏,有個穿著紅裙的小屁孩在吃香腸,水清沙幼,遠處五顏六色的帆船在飄揚。

\

10年前,我16歲,第二次進長洲,喜歡女孩子的阿姨,生了第四胎,仍然是個男生。

那時刮著七號風球,我抱著遊泳圈和表弟、阿姨一起滑浪,坐在沙灘上的媽媽,看著洶湧的浪頭,嚇得緊緊張張喊我們上岸。

踢著拖鞋,沿著東灣走,越過“長城”

相關文章